火鸟财经

全国首家区块链官方媒体

剖析区块链财经数据,解读政策导向,把脉产业动态。

香港区块链协会共同主席方宏进:在港发行锚定离岸人民币的稳定币迫在眉睫

2020-05-27 10:14:50    来源:火鸟财经    作者:火鸟财经    点击:

两会召开之际,全国政协委员、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提出关于「开展香港地区跨境数字稳定币」的提案引发热议。


该提案建议将人民币、日元、韩元和港元组成一篮子数字稳定币,在监管沙箱先试先行应用在跨境贸易支付,同时建立电子钱包的储备金托管制度,确保资金安全,推动内地及香港合作探索数字稳定币与央行数字货币对接的场景研究、测试、评估,促成央行DC/EP率先在湾区实现跨境应用。


众所周知,香港在全球金融市场占据关键一席,历来被视为重要的国际金融和贸易中心。如果该提案得以通过,必将对香港金融市场以及国内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带来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微信图片_20200527101738.jpg

(图:方宏进去年参加火星大学区块链公开课活动)


基于此,火星财经采访香港区块链协会共同主席、区块链研究专家方宏进,听他讲述在港发行数字稳定币的挑战与机遇,以及人民币在走向国际化进程中所面临的困难。


方宏进: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原总主持,上海东方卫视原总策划。2016年起开始区块链理论研究,专注于通证项目的顶层设计。2018年6月主持设计了全球第一款锚定离岸人民币的稳定型数字货币,对稳定币的顶层设计、监管方式等有完整的操作经验。目前主导开发出离岸人民币存款的数字凭证在国际结算中的应用、人民币存款数字凭证在供应链金融中的应用、质谱检测加区块链技术在食品溯源中的应用等区块链应用解决方案。


以下为方宏进核心观点汇总,由火星财经编辑整理:


1. 在港发行锚定离岸人民币的稳定币迫在眉睫


目前,境外有1万1千多亿离岸人民币,这些钱目前的状况是什么呢?由于人民币不是硬通货,它无法参与到正常的经济往来中,很多国家无法以很简便的方式用它进行商业贸易的支付和结算,因而也就无法用它投资。在香港,尽管可以用这部分资金参与到一些投资,但回报并不是很理想。


在很多地方,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家,离岸人民币在当地处于比较尴尬的境地。因为一带一路国家都缺美元,人民币兑美元并不容易。此外,由于当地国家货币通常很不稳定,通货膨胀严重,因此将人民币兑成当地法币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此,这些人民币以离岸人民币的形式存了下来,且不能流回中国。


基于此,我认为发行数字人民币最大的战略意义是:无论在境外还是境内,由于人民币与数字人民币是1:1兑换,所以在缺少硬通货(例如美元、英镑)的国家,数字人民币可用于劳务支出,以及各种结算与支付业务。也就是说,通过数字人民币,我们绕过了SWIFT系统(注:目前全球货币支付和结算都要经过此系统),实现去美元化。在目前传统的全球金融格局中,这是很难做到的。因为美元非常强势,人民币在整个国际支付结算中的占比仅为4%左右。


所以,如果能在数字领域形成点对点的支付形式,人民币可能会大行其道。因为,从目前来看,数字美元的发展速度不及数字人民币。这也是为什么说Libra与数字人民币会形成潜在竞争关系,因为它可能会变成一种代表美国利益的数字货币形式。


当然我个人更担心摩根大通发行的锚定美元的稳定币,因为摩根大通是世界上最大的结算银行,其客户数量最多,结算额度最大。一旦摩根大通发行的数字货币真正流行起来,它可能会比Libra更容易在国际贸易中成为主流的支付工具,这将大大增加通过数字化渠道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难度。因此,我认为在香港发行锚定离岸人民币的稳定币迫在眉睫。


微信图片_202005271017381.jpg

2. 数字人民币目前面临的两大挑战


人们普遍认为,央行数字货币(数字人民币)越早发行越好,其实在我看来,DC/EP的发行面临相当多的困难。举个例子,为保证数字人民币的法偿性,央行相关部门曾指出数字人民币不能与智能合约绑定。换句话说,数字人民币与我们手里拿着纸钞一样,你可以用它买酱油、醋、鸡蛋,但你不能在纸钞上写这张钱只能买鸡蛋,那张钱只能买酱油。这意味着,为保证法偿性,数字人民币的应用会在很多具体场景中不便。


例如,在国际贸易领域,数字人民币目前无法在很多具体应用场景中充当支付、结算工具。这个问题可以从传统金融市场角度理解。


传统金融为什么要信用证系统?因为进行国际贸易有很多约束条件,只有符合条件,才能完成交易。而数字人民币无法应用在信用证的交易场景中。因此,我认为DC/EP发行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在国际市场中使用。


其次,DC/EP发行后还面临另一个挑战,即如何撬动市场。换句话说,如何被大众所接受并使用。要知道,DC/EP是存储在数字钱包中,其安全性不及储存在银行中的纸钞。不仅如此,存储在钱包中的DC/EP是没有利息的,这就加大人们将纸钞兑换成DC/EP的难度。因此,想要刺激大家把纸币兑换成数字人民币,必须打造一系列配套的数字金融工具。


微信图片_202005271017382.jpg

3. 数字稳定币在香港最大的用例


回过头来看,央行为什么要动用国家信誉来推动数字化货币?这背后的原因是激活民间投资,使得整个经济能活跃起来。从目前来看,这一新的投资趋势不会在房地产行业、A股市场、外汇及黄金市场,而应该在所谓非典型的资产品类上,例如艺术品、珍惜的食材中药材,还有房屋租赁的收益权等,这些目前无法通过IPO上市发行激活的资产。发行数字人民币之后,国内非典型化资产可以通过数字化证券发行流通起来,方便普通人投资,易于交易,可以回笼大量资金进一步发展经济。


因此,在香港发行数字稳定币(我更倾向于叫“离岸人民币银行存款的数字凭证”),最大的用途除了作为大宗国际经济贸易的支付工具外,就是购买国内大量的非标准化资产。如果香港能顶住疫情对金融造成的冲击,咬紧牙走出这一步,香港很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中心。


4.在港发行数字稳定币的难点


发行数字稳定币的难点在于是否有权威金融机构支持与背书。向市场推出稳定币,必须有中国银行、汇丰银行等具有权威性的金融机构做监管方面的背书。


为什么Libra要联合这么多有国际影响力和应用客户的机构来做稳定币,就是希望把大家的信用绑在一起,为Libra做信用背书。因此,如果要在香港发行基于人民币的稳定币,必须有中资国有商业银行集体背书,甚至获得汇丰银行等在港英资银行的背书。至此,数字稳定币才能在拥有信用的情况下顺利流通。


来源:火星财经

    点击加载更多

    推荐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