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鸟财经

全国首家区块链官方媒体

剖析区块链财经数据,解读政策导向,把脉产业动态。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2019-09-16 10:04:33    来源:火鸟财经    作者:佚名    点击:

Q1:首先,我们的问题聚焦二级市场。相较于比特币以及主流币,今年以太坊价格走势并不好,几位嘉宾能否分析一下原因?

杨民道:今年除了比特币以外的其它币走势都不好,感觉这个牛市就是比特币的独角戏。

以太坊还叠加着早期用以太募资的项目方的出货的压力,以及新项目方用稳定币而不用 ETH 募资的取代效应,供给端增加,而需求端减少,应该是以太坊承压的主要原因。

不过,这个情况在 18 年下半年开始缓解。而最近这半年 DeFi 的崛起,开始抵消需求减少对以太价格的一些影响,后面我会解释。

Bowen:同意民道老师的看法,一些项目方在去年的抛售和落地项目成长速度没有跟上,导致 ETH/BTC 价格创 24 个月新低。

现在大部分的焦点都在明年的比特币减半上,吸引了交易者的注意力。

很多硅谷的机构都认为, 公链的估值神话在去年都已经破灭, 投资后起之秀的回报率很难高于投资龙头资产 , 就如同 A 股买茅台, 港股买腾讯一样。

Q2:刚刚两位老师都提到 ICO 项目方抛售 ETH,这是不是导致 ETH 价格长期低迷的主要原因呢,能否详细解释一下?

Bowen:去年至少 1100ETH 被项目方出售。10% 的 ETH 总量被换手,同时 ETH 在 18 年一直是下跌趋势, 踩踏行情时有发生。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随着换手不断完成, 价格探底, 和 DeFi 的普及, 下半年的行情还是值得期待的。

杨民道:这个是一部分的原因,但是就如 Bowen 说的,实际上,这个因素在 18 年下半年基本已经缓解了,该卖的都卖差不多了,或者也都换成稳定币。

我个人觉得对以太坊价格影响另外一个因素可能更重要,那就是稳定币在新项目募资的取代作用,另外作为跨境的资本流动,之前主要是比特币、以太坊,现在大部分是稳定币,特别是做跨境的资本套利,这个是很大的需求,现在是稳定币主导,在这方面,稳定币对比特币、以太坊都有取代作用。

大家可以看一下比特币的市值占有率(bitcoin dominance)指数, 比特币的市值占有率最低跌倒 34% 左右,那一波是以太坊崛起的时候,最后比特币经过漫长的反弹,回到 68% 的高位。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这里我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这个问题,市场整体下降,但是稳定币的铸币量却是不断新高。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大家看看上面 USDT 可怕的增长曲线。USDT 经历了高速发展(铸币量从 2017 年 9 月到现在翻了 10 倍),并且取代了大部分公链项目最核心的功能:支付和募资功能,这种取代性的影响是全面的,任何以支付主打的非稳定币原生代币(比如 Ripple 等)已经被完全证伪。

场外交易、币币交易币对、支付网络一定是稳定币的天下。我个人认为,这个也是过去这一年多实际对以太坊价格影响比较重要的原因,但是这部分需求减少被最近崛起的 DeFi 协议带来的抵押需求增加所抵消,后面我会详细解释。

Q3:就你们观察,以太坊在投资者心中的地位到底是怎么样的?

杨民道:首先申明一下,我是以太坊 ICO 的参与者,所以观点不可能中立。

我觉得以太坊无论是定位调整(由世界计算机到价值结算网络)、开发者社区、资产沉淀(特别是链外资产沉淀,比如稳定币)、扩展性(layer 2/layer3)都是最强的,最后大家发现最被诟病的 tps 问题,貌似对以太坊本身的影响并没那么大。

做一个价值结算网络,现在的 tps 对于核心的 DeFi 协议,影响并不大。

比如参与我们稳定币 USDx 铸币的,一般来说铸币的额度都比较大,0.1-0.5 美金的 gas 费用,对协议本身的影响并不大,同样的,DeFi 上的借贷(比如 Maker 的 CDP 或者到的 dForce 社区的 Lendf.Me 协议借贷)单笔额度比较大,gas 费用和网络拥堵似乎对这类型的协议没有太多影响。

我一直还是觉得,除了比特币之外,以太坊已经是最能证明自己价值的公链,而且通过实际落的应用,而非用简单粗暴的信仰证明自己的价值。

最近一个例子就是 USDT 的大搬家,年初以太坊上发行的 ERC20 USDT 占比不到 5%,现在看基于 ERC20 的稳定币的发行总量,已经超越基于比特币上的 Omni 协议的 USDT 的数量。这个完全是市场竞争的结果(确认速度、网络费用、DeFi 协议扩展等方面的考虑)。

回到我前面提到对以太坊价格影响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各种 DeFi 协议涉及的以太坊的锁仓,由于抵押需求,以太坊的锁仓量不断增加,这个无形中像是做 staking, 会吸收大量市场上流通的以太,对价格提供比较大的支撑。

下图可以看见,DeFi 锁仓资产大部分 80% 以上是以太(PETH+ETH),而且增长的势头比较明显。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Bowen:从 BTC/ ETH 24 个月比值新低, 可以看出市场对比特币主导的市场更加偏好。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在普遍投资者心中, ETH 作为融资渠道的价值在 18 年的时候被过度透支,有一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畏惧 。

现在在市场上有两方不同的观点, 一方认为在 POS 之后大量的 ETH 会被 stake 在 ETH 2.0 导致 ETH 1.0 的总量减少, 在同样的需求下, 价格也有上涨趋势。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反方投资角度认为, POS 在失去了 POW 算力和电力消耗成本的价格支撑,会导致 ETH 的 价格更加难以预测。

Q4:以太坊接下来的阻力位和压力位会是多少,价格何时会复苏?

杨民道:阻力位和压力位这方面我不是专家。但是,在基本面的市场动力要素,我倒是可以分析,这些要素从中期、长期都是利好以太坊价格的,主要是这几点:

首先,大部分的新的公链已经迅速被证伪,加上很大资金消耗,已经失去建立生态的最好时期。现在市场上,看不到比以太坊综合优势哪怕是有两倍以上提升的公链,以太坊打着天文望眼镜都找不到竞争对手。

第二,公链的生命力判断,主要在于看链下资产沉淀的数量(比如稳定币沉淀),以及 DeFi 重要的协议在哪个公链部署,这点上看,以太坊是毫无疑问的霸主。那些用游戏或者一些 DAPP 的 DAU 数据证明自己有竞争力的公链,是混淆了 tps 在不同情景下的理解。简单说一个 DeFi 协议的单笔交易可能都是几万美金(比如用 USDx 生息),和游戏类的 tx 不是在一个水平上比较。

第三,如前面说的,项目方的募资 ICO 基本上该出的或者该换成法币的也都换差不多,新的项目很大使用稳定币,因此新增的来自项目方的抛压会越来越小。

DeFi 协议在以太坊上的锁仓效应越来越明显,这个是类似在应用层面的 staking,锁定很多以太资产。

以太坊的 PoS Casper 2.0 大概率明年初部署,虽然会是一个 PoW+PoS 的混合模式,参考市场上 Cosmos、Tezos 的质押率(基本上 70%)以上,中长期看会有比较明显的流动性影响,我觉得这个影响会在 2020 年下半年开始显现。

我个人觉得对于除比特币之外的链,熊市其实还在继续,这一波行情,真正起来的是各种模式币和交易所的平台币。而 ICO 高峰时期的公链项目,最后到熊市结束不会有太多存活。熊市持续地越久,其实对以太坊越有利,因为竞争对手都没钱熬过寒冬。

Q5:此前,以太坊的一个重要应用场景是 ICO,现在大家为什么不用 ETH 进行募资,转而采用稳定币以及法币呢?

杨民道:这个是非常天然的选择。过去两年,项目方用以太坊或者比特币做募资,还继续保留数字资产,实际上他们是在对数字资产在做多方向下赌注。

作为创业项目和团队,成本大部分是锚定法币,如果你不去换取法币而保留非稳定币的数字资产,实际上是在用投资人给的钱去赌场开做多的仓位。

至于后果,大家都看到,持有以太坊及各类数字货币资产的项目方,都经历超过 90% 以上的跌幅。

我们看到最近几个大型项目募资都用稳定币和法币,我觉得这个是将来的大趋势。这个也是我们做稳定币项目的原因,市场竞争加速应用落地。

Bowen:最早 ETH ICO 融资的开始,是因为 ETH 转入 ICO 合约,就能自动分发代币。在 17 年初的时候都是,在一个区块高度融资开始,大家都是一样的起跑线,先到先得,公平公正公开。

2019 年以来的的募资行为更加集中在交易所和大公链项目上 。

对于公链项目来说,本身没有商业模式,稳定的现金流支持公链开发,同时有着庞大的组织结构需要日常开销。所以以稳定币融资 ,合理安排支出是合理的方式。

像 Algorand 的私募和 Coinlist 的荷兰拍,都是通过 Circle 结算,以美金做最后结算单位。

交易所的 IEO 主要通过平台币和 USDT 进行募资,因为在牛市用户币本位计算,熊市用户法币本位,更符合市场交易计算成本的需求。

Q6: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应该是什么?

Bowen:以 DeFi 为主的链上交易场景会是可预见的增长点。现在一共有 3% 的 ETH 总量存在以 MakerDao、Compound、DyDx 为主的借贷市场。

ICO 破灭后,以太坊的出路是 DeFi 与价值结算网络吗?

    点击加载更多

    推荐作家